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大学生踢坝坝球十二指肠破裂业余足球安全引关注王远世纪兰溪

时间:2019/11/19 22:04:03 编辑:

大学生踢坝坝球十二指肠破裂 业余足球安全引关注

■22岁的大学生黄河踢坝坝球时与人发生碰撞,导致十二指肠破裂。

■昨日下午,一干人因他高额的医药费已经焦头烂额。

■成都市足协竞赛部副主任阳智保守估计,每周末活跃在成都市内的坝坝球员,至少有上万人。

■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,这些足球爱好者面临着潜在的运动风险,以及毫无保障的伤害赔付。

悲剧发生

球场上与人相撞 他的十二指肠破裂

没有请裁判,也没有戴手套。22岁的黄河站在了球门线上。开赛后大约20分钟,对方前锋在和他争抢一个高球时发生碰撞。这一撞并非普通的一撞,这类撞伤在车祸中常见,但人与人之间的非常罕见———导致黄河的十二指肠破裂。

没戴比赛手套

空手上阵当守门员

严格意义来说,黄河并非川师大地理与资源科学学院足球队的正式球员。

该队队长张伯骏说,5月5日下午6时许,他们和商学院足球队商量踢一场友谊赛。这种比赛的意思就是,它纯粹就是一场由两队足球爱好者口头相约、自娱自乐的业余比赛,并非校方组织,而且他们连裁判也省略了。而刚打完篮球的黄河被喊来守门时,他甚至没有一副正规的比赛手套,空手上阵。

比赛开始前,按惯例要做准备活动。但张伯骏回忆,场上的两拨队伍,有的人做了,有的没做,“并不是那么规范”。而有些队员只是练了一下射门,权当是热身运动。

大约踢了20分钟后,一个高球吊向了禁区。张伯骏回忆,当时对方前锋莫小明似乎形成单刀了,这个球只剩下两人争抢。随后,两人发生了肢体碰撞。黄河倒在了地上。觉得肚子痛的黄河感觉是被对方的膝盖顶到了,实在不能坚持。他被换下了场。在场边,他靠在门柱上,继续看大家打球。

下半场开始前,张伯骏问他能不能坚持上场。黄河说不行,肚子很痛。比赛继续后不久,黄河悄悄离开了。“我们经常碰到这种事,大家都没在意。”张伯骏说,等他们留意时,场外已不见黄河。

这并非普通一撞

十二指肠被撞破裂

黄河随后经历了痛苦的一夜。

离开球场后,他先去了学校医院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当晚7时过,他来到省医院城东病区急诊科。但做了彩超检查后,医生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返回学校后,黄河痛得实在不能坚持,他再次来到省医院城东病区,检查依然不见任何症状。黄河只好回校。这一夜,不知他如何挺过。

5月6日上午,已经有些昏沉的黄河被同学们再次送到省医院城东病区。这次检查终于出了结果,黄河遭遇的并非是普通的一撞,这类撞伤在车祸中常见,但人与人之间的非常罕见。医生在他腹内发现了大量积液,可能是某个地方发生破裂。从下午1时许起,黄河被推入手术室,下午7时结束,旋即被送入ICU重症监护室。

据该院外三科副主任医师孙明伟介绍,患者黄河的十二指肠发生了损伤,在第三段处破裂。他解释最初之所以未发现破裂,是因为腹膜将十二指肠挡住了,在最初体征、症状都不典型的情况下,仪器在早期检查不出来,彩超、X光片都没显示出问题。孙医生承认,对这种伤情来说,时间非常紧迫,越早发现越好。

昨日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进入病房探视黄河。这名大学生上着呼吸机,面孔苍白地昏睡在病床上。孙医生介绍,目前患者病情处于稳定阶段,医生正在控制伤口感染,争取恢复其重要器官功能。

面临尴尬

募捐杯水车薪

在病房外,一场针对黄河的募捐,在学院内紧急展开。据地理与资源科学学院副书记张晓宏介绍,学院首先在2009级的360多名同学中发动了募捐。一些热心同学还利用周末时间在三圣乡募捐。两次下来共募集了17000多元。此外,他们还从学院财政、学校互助金里分别借出5000元。而学院足球队也募集了2000多元。下一步,这项募捐还将从全院和校内层层展开。所有这些募捐,都是为预估的15万元总花费而努力。而募捐者们已经显得焦头烂额。

没有购买商业保险

黄河家在农村,家里好不容易凑来两万多元钱。因此,对于意外受伤来说,相关的保险其实才是重头。然而,张晓宏查询黄河的保险发现,这名同学名下只有每学年交纳的40元“大学生城镇医疗保险”。至于校方曾向学生们推荐的包括重大疾病在内的两项商业保险,黄河并未购买。而上述大学生城镇医疗保险,能为黄河解决的问题有限。

当事前锋称可对其进行道义上的帮助

那么,是否指望当事人莫小明?昨日,莫小明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,他对此事非常遗憾。他的父母已在事后和他一起,赶到医院看望过伤者。莫小明说自己家境也不好,在农村,父母在城里打工,去年家里的老人还生过大病。他这样看待自己在这起事件里的角色:对伤者可进行一些道义上的帮助,下一步会为伤者募捐。

张晓宏说:“只要学生发生了事情,我们都要去帮助,在这一点上是我们的责任”。至于其它责任,他认为是法律层面探讨的问题。

矛盾现状

一些人装备简陋 却鄙视穿钉鞋的

5月5日这天,是川师大地理与资源科学学院足球队队长张伯骏首次担任队长。每次踢坝坝球时,大家都是临时召集起来,约个对手,打完比赛走人。对于保险,张伯骏坦言压根就不是他们考虑的话题。记忆中最严重的受伤,就是有队友嘴皮撞破了,还是自己去医院缝的针。

这仿佛是成都无数坝坝球员的“通病”。在球迷老杨记忆中,他们顶多在球场上请个裁判,在无数的侵犯之中,他们自我的保护措施是,“抢球的时候注意收脚”,不要硬来。他们鄙视穿铁钉的人。在一些五人制的比赛中,他们甚至鄙视穿软钉、戴护腿板的人。一些球迷认为,有了这些出色的装备,下脚的时候会容易不知轻重。而一些手头拮据的人,除了鞋子和球衣,护腿板之类从不装备。

坝坝球队随意性强。因此很多队打比赛时,连裁判也省略了,许多人一到球场,鞋子一换,马上上场,这也随处可见。

赛前缺乏热身运动、装备缺失、普遍缺乏保险等,构成了成都坝坝球队的基本特征。一年前,老杨所在坝坝球队的QQ群里,群主转发了一条募捐信息:一名球员小腿骨折,希望大家踊跃捐款。最后一句话,让他不寒而栗:也许下一个受伤的就是你。

专业人士

周末一天上万人踢坝坝足球

成都市足协竞赛部副主任阳智介绍,目前成都市足协名下注册的业余球员有1500多人。但这个数字并不包括其他坝坝球员。按照一个场地每天7场球共计14个队,每队20人、全市30块场地来看,成都周末一天满打满算下来是上万人的坝坝球员。

律师说法

踢坝坝足球最好买保险

成都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国华表示,这是一场在正常攻防中出现的运动受伤,并不存在故意伤害的情节,行为人并无主观伤害的故意或者过失,并不构成侵权要件。双方都无过错。同时,足球是高危运动,行为人应该考量到相关后果,并购买一定的意外保险防范风险。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

液压试验机厂家

行业专用试验机

液压万能试验机

相关资讯